小说莽苍传奇更新-炎彬楠灵雨小说免费完整版

《莽苍传奇》 第三章 神秘黑影 免费试读

第三章 神秘黑影

邳陵蛊城在莽元庭群雄逐鹿的天下里,充其量不过是一座小城,没有丝毫名贵之处,也算不上军事要地。但是,一提起邳陵蛊城,全天下的莽元人都会打起精神来,侧耳倾听。

炎彬也时常听父王讲起过莽元文化,千年来的历史战-争、地理人文都多少有所了解。这邳陵蛊城之所以名头响亮,其原因不过在于一个“蛊”字!

在莽元庭里,用蛊之人并不在少数,而能够将蛊术运用到出神入化,为所欲为的地步,并大言建造蛊城,也只有一种人了——金蝉落人!

炎彬想到这层,先前那些黑衣人驾驶的血睛猛犸车队就不难理解了,巨大的铁囚车内肯定又是他们抓回来的蛊体。看他们样子行色匆匆进城后,居然再无身影,难道是城内有什么传送阵,突然飞走了?

炎彬不再多想,当务之急,是应该立即找家酒楼吃顿饭。跑了大半天,确实饿坏了,黑魂豹也肚皮紧贴脊梁骨了。

“看!长兴酒楼!”

炎彬立即拉着黑魂豹转向街角,进了酒楼。

兴酒楼也算是阔气,上下三层,装修华丽。炎彬自然顾不了这么多了,就在一楼大厅内找了个空桌坐下,对着小二点出两盘牛肉,这才细细打量起酒楼来。

这时,门口走进十来个黑衣人,炎彬不禁大吃一惊,这,不正是刚才见到的那一伙人吗?炎彬朝门口望了望,咦,那些车队呢,凶悍的血睛猛犸也不见了。

黑衣人们态度极其蛮横,显然是这里的老主顾了,进点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上楼,店老板紧跟在身后点头哈腰,一口一个“军爷”,唯怕怠慢了贵客一般。

“香牛肉来咯!——这位少爷,您的两盘牛肉——”

“哎!小二哥,我跟你打听件事!”

“哈哈,少爷您请说,在这邳陵蛊城里,上到城主美妾,下至黎民囚犯,没我不知道的,有啥您请说!”这小二也似颇为热情,满口嘻哈道。

炎彬心头一喜,道:“你可知道,刚才上楼这些人,是什么来头吗?”

“哎——不瞒您说,”小二低下头压了压声音悄悄说道,“这些黑人啊,可都是城主的心腹蛊将,专职任务就是四处搜寻蛊体,把找到适合种蛊养蛊的蛊体带回来——”

“小二干嘛呢!赶紧上菜!”

“好嘞!——来啦!”小二看见老板走了过来,连忙说道,“少爷,您先慢用,有啥吩咐您喊一声我就过来了昂!”

炎彬闷头吃完一盘牛肉,另一盘喂给了黑魂豹,这才觉得精力充沛。刚才听说黑衣人是城主的蛊将,正是回来交接任务的,看来与我无关,还是休要惹起纷争,早点启程得好。

炎彬带着黑魂豹走出长兴酒楼,旁边有一家杂货铺,炎彬朝里面望了一眼,破旧装备,远古地图,草药灵膏,看起来应有尽有,不过都算不上好东西——王族子弟的眼光……

“老板,有没有莽元山河图啊?”炎彬走进杂货铺,探头问道。

“有啊有啊,我们店有次

等、中等、优等三种品级,不知小公子您是要哪一品级的呢?”店老板是个大胖子,和蔼可亲地道。像这种老油条明眼就能看出炎彬身上刮破的华服,还有少年眉宇间的贵族气质。

炎彬刚才吃饭抵押了一块玉佩,现在只有手腕上的戒指了,他知道这些珠宝都是身外之物,留着也没有用,等到复兴大炎王朝的时候,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。但是他不知道,刚才的玉佩够他吃上百顿牛肉了……

“啪!”炎彬将戒指取下来按在柜台上,说:“老板,我就要优等的莽元山河图!”

胖老板拿起戒指端详了半天,心头大吃一惊,思忖道:不知这小子身上还有多少宝贝啊,不如我诈他一诈!

“喂,小子,你这戒指也算是精致了,不过要换取一张优等的莽元山河图还是不够啊!”胖老板把戒指举起来对着光瞅来瞅去,细声说。

炎彬身为王族少主,除了父王之外再有谁人这样叫过他?而且这老板态度忽变,让得炎彬很不爽。

“胡说,我家的戒指可是国宝级,怎么会抵不了一张破地图!”

胖老板突然也来了气,顿时拍了声柜台,发怒道:“嘿!穷小子,你再跟我犟一下?”

炎彬还未待发怒,“吼吼~”,一声魔兽低沉的咆哮,炎彬知道这是黑魂豹的怒吼,果然,杂货铺中央已经站着一头毛色黝黑发亮的巨型魔豹,脊背上蓝色幽光点缀,犹如黑暗中星光闪闪的夜幕。

胖老板看到这等魔兽,裤腿一凉,已经湿了大半,半天说不出话来,哆嗦着转身拿出了优等的莽元山河图。

炎彬一把抢过来,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阿黑,我们走!”

黑魂豹驼着炎彬刚从杂货铺走出来,谁知路边已经围满了百姓,中间道路上传来一阵阵马蹄声,看来都是黑魂豹的吼声吸引过来的。

于是炎彬再不犹豫,立即收好地图,黑魂豹沿着街道就飞奔起来,目标直指北城门。

城中百姓见到黑魂豹这等凶狂的魔兽,心头惊恐,又驼着一个少年在街上狂奔,个个吓得噤若寒蝉,连滚带爬退到房檐下把路让开。

邳陵蛊城中的军队闻风而动,各队将领带着分队人马分头向北门涌去,这种小城里一旦有动静,其他各处立即就会采取行动。

炎彬听到马蹄声离自己越来越近,不禁紧张起来,前次有父王和华叔保佑,这次该是得靠自己了。炎彬一面催促着黑魂豹加快速度,一面回头看着追兵。

“喂!——”“小子,站住!”

听到身后一声声呼喊,炎彬不禁回头看了一眼,都是些披着甲胄的士-兵,骑的战马瘦小羸弱,速度根本比不上黑魂豹。

炎彬心头不禁暗喜,反手在腰里拿出那把古朴宝剑,迅速抓柄抽剑,“咦!怎么拔不出来?”炎彬这才想起,平日里很少见父王带这把剑,昨天晚上父王却戴在身旁,还亲手交给了我,这究竟是什么宝贝?而且还拔不开?

炎彬也不再多想,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这些问题。

黑魂豹撒腿狂奔,力量强大,迅如闪电,岂是马匹所能追及?炎彬抬眼看向前方,北城门已经近在眼前,心头大喜,回头叫嚣道:“哈哈,来抓小爷啊!”正在洋洋得意,黑魂豹却猛然顿住,低沉的咆哮起来。

炎彬转头看去,却见城墙上竟不知何时站立了数十个黑衣人,每个人手中都捏了一把匕首,亮森森晃得人眼花。当下炎彬毫不迟疑,握起未脱鞘的宝剑,心凝意横,“冲!”大喝一声,驾起黑魂豹向城门飞去。

二三十个黑衣人飞跃下城楼,横眉怒目,端着匕首四面包抄而来。等到这些黑衣人冲得近了,炎彬就感受到了他们的元些人原来不过春阴境

初期,少有几个达到了春阴境中期,炎力波动,这彬心下暗喜。

“哈哈哈,邳陵蛊城的士-兵就这么垃圾吗?”在大炎王朝的军队里,最底层的士-兵也是春阳境初期的战士,大名鼎鼎的火龙卫更是普遍达到了春阳境中后期的境界。

坐在黑魂豹背上的炎彬意气风发,挥舞着手中的宝剑,哈哈大笑,“我还以为穿黑衣服的有多牛逼呢,不过就穿了一身黑皮嘛!”

众黑衣人大怒,端起匕首向着炎彬刺来,炎彬挥动宝剑横空斜砍,春阴境后期的元力滚滚荡荡,在宝剑的凌厉威势下不知增强了多少倍,众黑衣人们匕首还未碰上炎彬的身体,就感觉胸口如遭重击,气血翻涌。

黑魂豹趁机张口猛吼,声若雷霆,震得城楼摇晃,黑衣人心下骇惧,纷纷退下,再不敢上前。

“哈哈!鼠辈!”

炎彬话音未落,黑魂豹便闪电一般飞出,倏忽间两三个跳跃,已然出了城门。

古朴的城楼上,一人黑袍黑甲,面上遮了一层黑色薄纱,望向广阔的旷野,少年骑着黑魂豹已经逐渐远去。

“哼!小子,这才开始,你逃不掉的……”

阴冷的声音悄悄从黑色面纱下传出。忽然,黑色身影跃下城楼,向着炎彬的方向几个弹跳,眨眼就不见了踪影。

“哼!都说邳陵蛊城的金蝉落人擅长运用蛊虫,今天怎么没对我放蛊?还是说我没有感觉到?”

炎彬和黑魂豹已经跑出一段距离了,炎彬正纳闷儿着,不觉议论两句。

从黑魂豹的天赋以及实力上看,黑魂豹算得上是四级魔兽,算是中级魔兽之列,人类的语言它自然能够听懂,却是无法做出回应。同样,对于炎彬的实力,也听不懂黑魂豹的闷吼声。

燥热的天空开始凉爽起来,举头望去,太阳已经傍近西山,把天边的云朵映照成火红火红的,平原上一片金黄色,炎彬的影子被拉得狭长……

漫长的黄昏过后,天色逐渐变暗,炎彬和黑魂豹走进了路边的小树林中。“阿黑,打点野味吧,又饿了一下午了。”

黑魂豹听后飞跑了出去,在这种小林子里不会没有魔兽,所以黑魂豹的安全根本不用操心。没一会儿,炎彬四处捡了一些枯枝,随手燃起赤灵火,黑魂豹也咬着一头大野猪溜达着回来了,看起来格外轻松。

黑夜中,明月高悬,一人一兽吃的饱饱的,正靠在树下休息,一阵阵凉风出来,不免又让炎彬心底泛起丝丝悲伤。旁边的篝火跳跃着微弱的火苗,随风左右摆动。

“堂堂火族大炎王主,竟然意志如此消沉,哼哼,我真怀疑妫焱穹是不是传错了人!”风里传来了一道讥诮的话语。